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在线报名 >
要追赃、要抓共犯
* 来源 :http://www.fengzhemuye.cn * 发表时间 : 2018-06-10 23:33

企业的大家连年巨亏,自己的小家却风生水起,有些人并非不善经营也,在既往落马的国企大员中,利用并购、招采等环节,在给企业造成巨额损失的同时,却给私人输送了巨额利益。国企的生意本来规模就大,这些吃里扒外者的涉案值也都十分惊人,按律都够掉脑袋的了。

几乎所有意外死亡者身后,均有牵涉被查传闻,三精制药董事长更是明确死于调查期间,这恐怕更不能被归为巧合。因而每有新一例类似事件,均会引发广泛猜疑,问题在于,这些猜疑迟迟无法被揭开,不说是,也不说不是,甚至已经陷入调查的,也从此再无下文。

被查出来,不死也得把牢底坐穿,而更严重的是,要追赃、要抓共犯,既往案例中不乏妻儿老小一锅端,行贿受贿、或利益输送,总要通过身边人来受益。此一系列后果对照之下,坠楼而去成为了最轻松的选择,也是最理性的选择。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至少已有5位大型国企高管意外死亡,这串名单包括:中铁股份总裁白中仁、大唐集团副总裁蔡哲夫、原泰达控股和北方信托董事长刘惠文、三精制药董事长刘占滨在列明的死因中,几乎全部为坠楼自杀看来这还真是一种颇具共识的了断手法。

都是举足轻重的大型国企,都是位高权重的实权派,短短5个月,高管5连跳,不能不令人触目惊心,照此速率进行下去,三两年之内这种事恐怕要轮遍所有大型国企了。难道这仅仅能归为巧合?他们为什么前赴后继?

据新华社,6月24日中午,铜陵有色金属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党委书记韦江宏在宾馆坠楼身亡。

包括最新铜陵有色的案例,铜陵警方历经1天调查,即初步判断韦江宏系工作压力大、长期失眠、精神负担过重导致坠楼自杀身亡。看来,作为顶包者的抑郁症仍然要继续出镜。

铜陵有色是安徽省国资委下属的重点企业,年营收过千亿,位列安徽百强企业之首。

有些高管死后,当地火速出台的结论每每认定为抑郁症等,一而再再而三,已经在舆论中沦为笑柄。资深抑郁症患者崔永元奚落道:把个好病生生给毁了。

首先要解开这些谜,才有可能解开连跳之谜,才有可能挽救天台边缘的更多后来者。(纸上建筑)

当然,假如经营不善仅仅是因为个人能力不足,也是不至于死的,随便查吧,无非查出我是草包,谁让你用我呢?

使这个选择成为不二之选的终极推手,是因为它的确有用。前面说了,今年以来已经5连跳,后续如何?迄今没有一个接续下文,无论是明确涉案的,还是猜疑涉案的,全都戛然而止,似要成为永远的迷。

所谓的压力来自哪里?另外一个巧合是,这些坠楼高管先前所引领的大型国企,几乎都牵涉负债、亏损、经营不善等情形。当然,在以前这些情形是不至于死的,国企亏了无非亏给国家。然而近期情况不同了,要审计、要反腐、要调查,于是早年罕见的压力就来了。

因此合理的推断是:如果因为压力而死了,背后肯定有事儿,而且应该是值得赴死的大事儿。在国企慢慢混上高位也不容易,这些企业家精明一世,帐是能算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