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联系我们 >
像中毒之人短时间内很容易辨认出来
* 来源 :http://www.fengzhemuye.cn * 发表时间 : 2018-06-13 00:46

第三,朱元璋调查刘伯温死因案件的切入口本身就有问题。他首先找的是汪广洋,刘死于洪武八年,汪广洋于洪武六年正月以怠职左迁广东行省参政,逾年召为左御史大夫,(洪武)十年复拜右丞相。也就是说,汪广洋是在刘伯温死后两年左右才与秘密杀害刘基的犯罪嫌疑人胡惟庸再次成为中书省同事的。但皇帝朱元璋的逻辑是:胡惟庸与汪广洋同处一个衙门,两人有过矛盾,尤其是汪广洋对胡惟庸的后台老板李善长恨之入骨,从汪广洋那儿一问一个准。于是就将汪广洋召入宫中秘密加以询问,上(朱元璋)问广洋,广洋对以无是事。上颇闻基方病时,丞相胡惟庸挟医往侯,因饮以毒药,乃择广洋欺罔,不能效忠为国,坐视废兴,遂贬居海南。

朱元璋知道后大怒,胡惟庸赶紧给死者家里送了很多金银珠宝作为补偿,想要私了。可朱元璋不依不饶,坚持依法办事,这下胡惟庸害怕了,于是决定铤而走险,与御史大夫陈宁等谋起事。

对于明初大案胡惟庸案的导火索,有一种说法,就是朱元璋通过调查刘伯温的死因,牵连到中书省及其一把手胡惟庸。

朱元璋在这个时候特别恨汪广洋,给他定了一个朋欺的罪名,把他贬到广南(有的说是海南)。过了一阵,朱元璋还是怒火未消,想想自己精心设的局全给这个该死的汪广洋给毁了。我将他从万里之外调回南京来就是让他看住胡惟庸的,可他现在居然与胡惟庸合伙来欺蒙我。朱元璋回忆思绪之闸门一打开,就一发不可收。他想起了,侄子朱文正在南昌瞎胡闹时,汪广洋作为江西行省参政,就在朱文正身边,他却坐视不理,事后也不报告;杨宪在中书省结党营私,作为杨宪的上级领导,汪广洋却默不作声,也不揭发其罪恶行径真是有负皇恩,罪不可赦。想到这里,朱元璋一下子改变了主意,派出一行专使,捧着赐死诏书,拼命追赶汪广洋,追到安徽马鞍山时,终于将乘船的汪广洋给追上了,就地正法了汪广洋。

汪广洋被赐死后,给胡惟庸的震动很大。朱元璋对胡惟庸和中书省越发不满,由过去的旁敲侧击的警告发展到现在公开性的经常斥责。随之,围绕胡惟庸、汪广洋及整个中书省的所有人和所有事的秘密调查也紧锣密鼓的执行。不久,有人查出与跟随汪广洋从死的美妾陈氏,曾经是获罪官员陈知县的女儿,按照当时的规矩:官员获罪,妻女没官,配给军队的功臣,文官无权享用,但汪广洋贪恋美色,先自己笑纳了。这事查出后,朱元璋更加恼火,甚至可以说是震怒,他说:没官妇女,止(仅仅)给功臣家。文臣何以得给?敕令司法部门彻底追查此事,于是(胡)惟庸及六部堂属咸当坐罪。但朱元璋似乎还没有迅速逮捕胡惟庸,而是经常性地训斥他,就连他的左右甚至下人都惶惶不安。

说实在的,汪广洋做老秘还不错,做丞相确实不是那块料。但他没做什么坏事,更谈不上赐死他。

胡惟庸儿子是南京有名的纨绔子弟。有一天胡公子喝了酒,歪歪斜斜坐在马车上,就嚷着叫马车夫快速加鞭,想以此飙车一回。马车夫不敢违抗,猛打马鞭,马车顿时飞箭一般窜出去,忽然间车夫发现前面有人,赶紧拉住马缰,来了个紧急刹车,不料由于惯性,胡公子给甩出去了,当场死亡。胡惟庸听说宝贝儿子死了,顿时大怒,叫人将马车夫给绑来,活活打死。

第一,刘伯温晚年与朱元璋处得很不好,或者说朱元璋对刘伯温很有看法,刘是掌握机密的大臣,死了反而使得朱元璋更加省心。

第二,有一种观点认为,刘伯温生病了,是朱元璋让胡惟庸去看望他,帝遣惟庸挟医视,遂以毒中之,所以,有人认为,很可能是朱元璋暗示胡惟庸杀了刘老先生。若是如此,胡惟庸也就死定了,只是时间问题。中国古代检验中毒的法医学很发达,像中毒之人短时间内很容易辨认出来,骨头呈现黑色;等上几年的时间再查,毒死之人就连骨头也难辨认,朱元璋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朱元璋本来是想从汪广洋那里至少能听听人们是怎么议论胡惟庸毒死刘老先生的,但没想到对方的回答实在令人失望。要说这个汪广洋,还真算是个君子,一生持正以身,做事一板一眼,不愿捏造事实,授人以罪。再说他的回答确实也是事实,但作为君子的汪广洋这回大大的失误就在于,不善于在不同形势下巧妙地周旋和自保,或许他是b型血的人,不善意捕捉对方的心理反应。由此,当他做出这般回答后,不仅没有化解朱元璋对他恨铁不成钢的怨愤,反而招惹了朱元璋对他朋欺的指控,悲剧由此而生。

就这这个时候,一向家教不严的胡惟庸儿子在南京城里闯了祸,这直接引发了胡惟庸案。

刘伯温死于洪武八年,人们一直在传言,是胡惟庸下了毒,害死了刘伯温。这个流言传了4年以后,突然在(洪武)十二年十二月,中丞涂节言刘基为(胡)惟庸毒死,(汪)广洋宜知状。朱元璋仿佛突然怀念起了这位刘老先生,下令去查这个死得连骨头都可能散了架的人的死因。老谋深算的朱元璋为何要这么做呢?

本来朱元璋想通过调查刘伯温死因来整治胡惟庸,但因汪广洋没配合朱元璋演好戏而失败。而胡公子命案的发生为朱元璋创造了另一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