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 :主页 > 服务中心 >
有天中午觉得趴在课桌上睡觉不舒服
* 来源 :http://www.fengzhemuye.cn * 发表时间 : 2018-07-07 16:43

万宁回忆,她在茶陵读了整个小学与初中一年级。致歉对象也就是当时初中的班主任李老师,一个刚毕业、充满着活力的教语文的年轻男老师。对于李老师,当时的小万宁其实并没有任何恶意,甚至挺喜欢这个会把同学们带到大自然里去采风、写作的年轻小伙。那次的错误,犯得真有些鬼使神差————

“那天,隔壁班一个同学告诉我,李老师的一个手指受过伤,她当时用了一句茶陵土话,我知道那句话是有歧视意味的。结果,我听了之后,一转背跑进教室,像获得了一个大新闻一样把这事情告诉同学,用的也是那句茶陵土话。”万宁说,她脱口而出之后,发现教室里异常安静,她本以为李老师不在教室,结果他当时正好在后面出黑板报。

“当时全班都在笑,我觉得很不好意思,毕竟这是我没有遵守课堂纪律。”谭海涛说,当时易老师没批评他,只让他回课桌好好听课,他因为尴尬,也忘了和老师说句“对不起”。

万宁说,到现在,她都能想起当时教室里那种尴尬的场景,时间仿佛停止、气氛如同凝固。当时的她,只能深深地低下头,准备接受批评,“那一刻,我觉得自己是个可耻的人,承受怎样的批评都是应该的”,可让人有些意外的是,李老师并没有做任何反应,继续出着他的黑板报,只是能从侧面看到,他的脸红了。

接下来,就是李老师上的语文课。“我低着头,忐忑不安,一直不敢去看老师的眼睛。他却像往常一样,在讲台上说着他的乾坤。”万宁说,那件事情发生之后,李老师从未责怪过她,对于她如往常一样,甚至好几次在上课时把万宁的作文拿出来当范文进行讲评,课间看到万宁在看“大部头”也曾给予鼓励。

★醴陵市石亭中学唐再平老师:

讲述学生:谭海涛(株洲市第二汽车运输公司退休工人)

上课时我缩在讲台下睡觉

黄兰老师,您好,我是罗小鹏,出了名的调皮鬼,您应该还记得吧?1992年的某天中午,您的侄子聪聪踩在学校铁门栅栏间玩耍,我恶作剧,导致他从门上摔了下来。您急忙赶过来的时候我特别害怕,站在旁边一句话也不敢说,怕您骂我,可是您没有。您抱着聪聪去了医院,结果他右手骨折,实在瞒不住了,您这才告知了他的父母。后来听我妈说,您生怕引起我们两家不愉快,安慰了聪聪妈许久,所以后来我妈提着水果去他们家道歉,他们也没责怪我。黄老师,对不起,也谢谢您,能宽容对待年幼调皮的我。

“老师是参加过抗美援朝的战士,但教育我们的时候特别温和。”谭海涛说,这么多年他一直和老师保持着联系,逢年过节也要去拜贺。但他总觉得欠老师一句道歉,希望通过晚报向老师表达。(记者 伍靖雯)

★南方中学杨非老师:

他的老师叫做易绥怀,今年82岁,曾是湘潭市第一中学语文教师。谭海涛说,那还是1956年的时候,他读高一,易老师教语文,是他们的班主任。那时谭海涛身子瘦小,又很调皮,有天中午觉得趴在课桌上睡觉不舒服,便缩进讲台下的柜子里睡觉。

我是92级的李伟。还记得初二的时候,您刚大学毕业,来给我们上英语课。当时我们大部分男孩都不喜欢这门课程,于是经常捣乱。有一次上英语课前,我们在黑板上写下“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然后把一个粘满粉笔灰的黑板刷放在教室门上边。您进来时,黑板刷砸在您头上,搞的您一身粉笔灰,我们哄堂大笑。那次您被我们气跑了,第二天我们换了一名英语老师,之后就没有了你的消息。现在想起这事,我还很脸红,真诚地想对您说声对不起。

昨日早上7点半,77岁的谭海涛老人打来电话,他想对曾经的老师说声“对不起”。

我是2002级267班的刘昱兰。我高一的时候住校,学校伙食不好,我又爱吃零食,经常想方设法请假出校门去买小吃。有时找不到借口就模仿您的签名给自己批假条。虽然把戏一直没有被拆穿,但现在想起来,这种行为对您特别不尊重。其实我一直想找个机会告诉您,可您已经调走了。现在我也成为了一名老师,我想郑重地道个歉。此外,还想告诉您,老师您长得真帅。

《七十年代茶陵解放完小》这篇文章在短时间内获得了2500多次阅读,同时也通过老同学们转到了李老师那里。在电话里,李老师笑着告诉记者:“我已经完全不记得有这回事了。”

老师云淡风轻的处理方式影响我一生

讲述学生:万宁(株洲日报常务副总编辑)

我是2010级372班的小汤,您肯定记得我。读高三时,我是校学生会纪律部部长,负责检查同年级班级的卫生和纪律。您班上出现过学生不穿校服等情况,我当时觉得是您没有好好管教他们,于是在周检查时扣了你们班好多分,使得当月您的绩效被扣掉了很多。事后我还觉得不够,又写了一封匿名信给学校,批评您的“不作为”。后来我才从老同学那里得知,那封信让您挨了很多批评,也了解到,您当时确实有很多特殊原因。言语无法表达我的自责,但还是希望和您说声对不起,望您原谅。(记者 伍靖雯)

“一觉睡到读报课我也没醒,易老师来了,他把手习惯性搭在柜子隔板上。”谭海涛回忆说,柜子是开放式的,结果易老师的手搭在了他头上,一开始老师没注意,直到他醒来,把老师吓了一大跳。

株洲晚报9月10日讯(记者 李卉)9月7日晚上11点多,万宁在自己的公众微信号“雨淋柠叶”上发表一篇名为《七十年代茶陵解放完小》的文章。“为了纪念我的母校,为了寻找跟我同桌的那个厚嘴唇男孩,更是为了跟影响了我一生的李老师说声迟到的对不起。”万宁说,李老师对于那件事情云淡风轻的处理方式,反而起到了“雷霆万钧”的效果。长大之后,万宁看到了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说过的一段话“教育的本质便是一棵树摇动另一棵树,一朵云推动另一朵云,一个灵魂唤醒另一个灵魂”,“李老师使用的或许就是这种看似‘无所作为’,却实实在在影响到学生心灵的教育方式吧。”万宁说。

“这件事情都快40年了,我一直没有跟老师正式道过歉。”万宁说。

李老师今年65岁,已经退休,从教五年之后进入机关工作。来自学生们的惦记、问候一直被李老师视为珍宝,“我只记得万宁是个扎着辫子的小丫头,一双黑黑的眼睛好像会说话一样。”

我是88届43班的朱文星,黄老师,还记得那天下午您给我们上化学课。我读书不认真,和同桌讲小话被您发现,您提醒我们要认真听课,可我们还是在底下唧唧喳喳说个不停。您生气了,要我站出去,我不肯,还跟您斗嘴,结果您哭了,我慌了,可就是嘴硬不肯道歉。如今我45岁了,有了自己的孩子,也懂得了教育的难处,一直欠您一句“对不起”,希望您能原谅当时不懂事的我。

★醴陵市第四中学朱国辉老师:

★天元区栗雨村原栗雨幼儿园学前班黄兰老师:

59年后想通过晚报向老师道歉

★湖南省桃源县第十中学的黄娇兰老师: